新闻动态   News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主页 > 产业新闻 >

我对苹果期货的见解:多单坚定持有不可犹豫

2018-09-07 20:43      点击:

  苹果多头的核心逻辑就是减产造成全年的供需矛盾失衡,空头的逻辑就是价格高了,要交割,然后多头都没有能力接货,这一点从807上或许可见一斑。

  但是1810与1807有本质上的区别,因为807的果子必须要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市场消化,否则容易造成苹果的质量下降或腐烂。810则不然,因为810一方面它可以有一年的时间可以放在冷库当中,不会对苹果的质量造成任何的影响,应该有相当充足的时间被市场接受与消化。空头则不然,因为十月份是果农跟冷库一年当中最忙碌的时候,谁也没有过多的时间来组织货源组织交割,所以空头要组织货源跟仓单难度可想而知!

  2018年的红富士苹果即将到收获季节。即便是曾经最顽固的空头也不得不承认今秋苹果面临严重的减产:从早熟的秦阳、嘎拉、美八、花牛直到早熟的红将军、红星,价格涨幅普遍超过0.50-1.0元,且很多区域都处于有价无市的状态。早熟苹果稀缺、价高,甚至导致了气调库富士存货的价格平均上涨0.5元以上。

  显然,今年秋天的红富士收购价格将出现明显的上涨,只不过涨幅多大尚难预料。此时,多空双方都谈到了1810的交割压力。在多头看来,10月合约交割的时候,空头可能来不及备货。在空头看来,1810合约可能重现1807的无人接货而导致价格大跌的窘境。孰是孰非,莫衷一是。

  这个问题,从1805合约开始就不绝于耳。从最初的纸加膜到后来的寒富再到后来的瓦房店苹果,当一个个谣言最终不攻自破之后,新的谣言又出来了。其中最简单的便是:主产区的苹果便宜,我到副产区去采购,仓单成本岂不是很便宜?

  这个问题可以用纸加膜来回应:纸加膜苹果确实可能在秋天符合交割标准,无论是硬度、糖度还是红度,都可能有一些符合标准。但将来却不会有人尝试用纸加膜交割。为什么?因为“出成率”太低了。

  烟台苹果收购的惯例是80一二级单独收购的,所以收购价格也是全国最高的。比如,今年秋天,烟台主产区栖霞的红富士80一二级,则按照往年惯例,其中大约70%的苹果是符合交割品标准的。此时,分拣交割品,只需要把其中30%的不符合标准的苹果选出即可。分拣难度低、分拣成本低。由于分拣出的不合格品卖价较低,所以仓单成本要低一些。

  假设收购价烟台地区收购价是5.0元,加上代办费0.15元、短途运输0.05元、冷库费0.25元、入库杂费0.05元。则收购价加上0.5元,就是毛成本价,为5.5元。

  分拣不合格品30%如果卖价3.5元,可以收回1.1元,则剩余部分的综合成本为6.3元。如果加上分拣人工、仓单注册等成本,仓单综合成本可能要13000元。

  按照年息7%算资金成本,每个月至少要加100元的利息费用。如果再加上一点儿利润,则5元收购价的苹果,到2019年5月时,综合成本要超过14000元。

  陕西的苹果收购惯例是70以上一二三级混收的。按照往年的惯例,70、75、80的苹果占比一般是2:3:5,即有一半的苹果是果径大于80的。这一半的80以上苹果中,符合交割品的大约占到三分之二,略低于烟台的标准。今年,陕西苹果受灾减产,苹果个头普遍较小,果面质量显著下降,正常估计在70以上统收的苹果中80以上的占比可能只有30%。

  假设陕西70以上一二三级混收的价格是4.0元,其中,70以上30%,价格3元;75以上40%,价格4元;则80以上苹果的单价就达到了5.0元。加上仓储费代办费0.4元、杂费0.1元,入库成本5.5元。出库的时候假设30%不合格,卖价3.5元,则仓单成本13000元。

  由此可见,虽然陕西收购价4.0元,但等于烟台的收购价5.0元。在这种情况下,二者仓单成本是一样的。

  当然,这还都只是假设的情况。假设就意味着可变。比如,收购价可能有变动,80以上苹果的占比可能仍比较高,达到50%。出成比率也较高等等。但通过上述两个例子的对比,我们能够知道,虽然山东和陕西远隔千山万里,但两地的同等级苹果折算的收购价是趋同的、两地的仓单成本也几乎是接近的。

  山东青岛的莱西并不是苹果主产区,但当地也有几十万吨苹果产量。往年,莱西的收购价比栖霞低1元钱。很多人会觉得诧异:栖霞到莱西不过100公里,何以收购价有那么大的差距呢?很多人就会想:如果注册仓单,去莱西收购不是更好吗?但是,去了莱西你才会发现,莱西的报价是果径75以上的一二三级混收价格,而栖霞市果径80以上的一二级果。果径和等级不同,自然就有价格的差异。更何况,莱西苹果的着色远不如栖霞,尤其是果面质量更是大大低于栖霞的水平。这使得收购莱西苹果制作仓单的难度远大于栖霞苹果。根据调研,莱西苹果75以上统收中,符合交割品的占比不到20%。

  试想一下,栖霞的苹果,是从80以上一二级中挑选不符合标准的30%的果子,而莱西是从75以上选择符合标准的20%。前者,要挑选100吨交割品,只需要翻检140吨苹果即可。而后者,则需要翻检500吨苹果。

  最重要的问题是,翻检之后不符合交割标准的苹果,卖价比较低。比如,莱西75以上一二三级混收价格4.0元,跟陕西一致,比栖霞便宜1元。其中不符合标准的80%的果子卖价3.5元,回收2.8元。剩下的20%的成本就是1.2元,对应于单位成本已经达到6.0元。这个价格就已经高于陕西和烟台了。如果再加上0.5元的储藏代办杂费,成本6.5元,对应于仓单成本是13000元起步。但如果不符合标准的苹果卖价稍微低一点儿,仓单成本就会直线飙升。

  由莱西的例子,我们自然可以得出结论:同样是生成仓单,洛川的成本会低于白水、静宁的成本会低于庄浪、三门峡的成本会低于运城。

  辽宁半岛的红富士也有四五十万吨的产量。今年生产情况良好,可能是全国唯一一个增产的地区。有人就想到用辽宁苹果来交割,因为辽宁苹果收购价格比烟台略低0.2-0.5元。但当地的习惯是按照70以上起步收购的。这个70以上,其实有点虚,因为当地苹果个头普遍较大,70-80的占比不到20%。把这些不合格的苹果剔除后,我们会发现,它的80以上的苹果价格比烟台只低0.10元。而辽宁苹果跨海运到烟台的成本是0.08元。二者就基本相当了。

  未来,如果在辽宁设置交割库,也是有可能的。那时候,这0.10元的价差也将消失。全国一盘棋,同样的苹果,价格其实是一样的。

  辽宁寒富?它不是红富士,个头超大、硬度不足、糖度也不足,完全不符合交割品的标准,是不能用来交割的。

  如果不考虑成本,哪怕仓单成本是13000元,有人就是要卖10000元,那也没有办法,具有技术上的可行性。比如,进口日本的100多元一斤的苹果拿来交割,没问题啊,问题是谁会那么傻呢?新疆苹果多数不套袋,果面质量差,交割的可能性几乎没有。

  早熟富士,国标对于红将军的硬度标准是6.5,而红富士是7.0,显然,红将军的硬度是不符合交割标准的(交割标准要求入库硬度大于6.5)。业内人士都知道,所有早熟果都偏“面”,硬度不足、糖度也不太够。

  有人说,硬度虽然可能不满足入库标准,但出库总是可以的,直接用来做交割,冒险赌一把,可以吗?

  注册仓单是别想了,可以试一下车板交割。而车板交割,注定是找死,因为质量容许度5%是一道天堑,过复检的难度非常大。一旦不过复检,结果是什么呢?7月有一个100吨的车板交割失败,总投入120万元,最后损失92万元以上。这就是闯关的代价。

  很多人会认为1810合约缺乏接货者,可能还会重演1807的交割局面。这是一厢情愿的幻想。

  按照交易所的规定,所有5月之前注册的合约,必须在5月注销。所有5-7月注册的合约,必须在7月注销。这就意味着5月合约和7月合约是“断腿合约”,所以,5月和7月才有人敢于冒险闯关。接货的人也是心里没底,唯恐接货之后卖不掉会有损失。所以,1805和1807合约最后都是折价交割(贴水交割)的。

  但1810-1903的各个合约,都不存在这样的问题。这些月份接到的货物,理论上都可以重新注册成仓单转抛到远月。

  由于标准仓单的最后注销时间是次年5月,而标准仓单的责任完全在交割库,所以,我们可以断定,几乎所有交割库都“绝对不会”在1810合约注册标准仓单。因为注册的时候符合5%的质量容许度标准,但半年多之后,到来年五月,谁敢保证还能满足质量容许度5%?业内专家认为,半年时间,质量的自然损耗率超过5%。如果标准仓单注销时不符合标准,交割库是要承担责任的。

  除了1905和1907合约接到标准仓单不能转抛外,其它月份接到的仓单都可以抛到远月。仓单本身可以质押,远月合约本来就升水,所以,如果有人在1905之前(包括1903)交割标准仓单,接货的一方完全没有压力。

  1810-1903各个合约,注册折算仓单的概率最大。不过,折算仓单意味着要多出25%的冗余。即100吨的仓单,需要125吨的苹果。对于仓单注册者而言,你真的知道什么是全栈产品经理吗?,凭空多了25%的资金占用,这是要考虑资金成本的。如果1903及之前的月份有折算仓单交割,各个交割库都面临选择:如果买方要求整理成标准仓单、并且申请复检、且复检合格之后直接要求注册标准仓单,则交割库没有办法拒绝。

  注意上面这段话:如果买方要求整理成标准仓单、并且申请复检、且复检合格之后直接要求注册标准仓单,则交割库没有办法拒绝。

  对于交割库而言,如果是1810合约直接交割折算仓单,接货的人在接货之后直接要求整理成标准仓单、并且复检合格了,那么,交割库是不能拒绝人家注册成标准仓单的。而一旦注册成标准仓单,仓单持有人就可以到5月份才注销(交割),此时,仓单质量就落在交割库身上了。

  于是,交割库头疼的问题就来了:究竟是否同意卖方在自己的交割库里做折算仓单呢?如果仓单就只是一两手、大家熟悉情况,那损失也不大。如果有人要注册1000吨的折算仓单呢?或者更多呢?交割库能否承受未来质检不合格的风险呢?

  一个可能的折衷是,交割库协调买卖双方,让接货一方继续持有折算仓单。但是,如果接货一方不同意呢?如果卖货一方不同意呢?

  折算仓单是包含25%的冗余的。而车板交割完全没有冗余。100吨就是100吨。车板交割有三种模式:

  第一种:苹果本来就在交割库内放着,交割的时候只需要整理出标准仓单即可。整理之后,交割的时候,买方申请复检。如果复检不合格,责任在卖方。如果复检合格,买方要求直接注册成标准仓单,交割库同样无法拒绝。这就又回到了前述一样的问题上。

  第二种:苹果从别的地方拉到交割库,且交割库可以做仓单交割。买方申请复检,如果复检不合格,责任在卖方。如果复检合格呢?麻烦就又来了,买方申请直接注册成标准仓单。此时,交割仓库怎么拒绝呢?毕竟,如果是自己冷库的货物,自己心里还有底,从别的地方拉过来的,交割库质检人员如果认为不合格,拒绝入库怎么办呢?买方可以申请入库复检——刚刚申请完交割复检是合格的,间隔10分钟之后就申请入库复检,当然也应该是合格的。此时,质检机构和交割库就开始扯皮了,到底听谁的呢?

  第三种:苹果从别的地方拉到交割计价点,而交割计价点是没有注册仓单的权利的。好吧,这个时候买方尴尬了:复检之后如果是合格的,是不能转到远月注册仓单的,只能拉到就近的有仓单注册资格的交割仓库,申请注册仓单。此时可以提出入库复检,或者注册成折算仓单,都是可能的。

  但是,这种交割模式,本是服务产业客户的,可交割的规模并不大。试想,从别的地方拉过来苹果,且是光果,磨擦磕碰的伤自然难免,如何满足5%的质量容许度是一个要害。更何况,交货者需要把自己交割的货物拉到交割计价点才能进行复检。这注定交割计价点交割的货物规模不会太大。

  而且,目前仅有的四家交割计价点,全都是在洛川县内。这是陕西的优质主产区,价格最贵的地方。只不过,今年洛川受冻害也最严重,减产幅度大,能满足的交割品很少。

  综合上述分析,我们不难发现,与1805和1807完全不同的是,1810-1903的各个合约,是接货者主动、卖货者被动、交割仓库为难的。这注定在1810-1903的各个合约,真正用于交割的苹果数量不会太多。仓单可能很大,但交割的规模不大,最大的交割量应该是1905合约。

  而决定1905价格高低的,却不是收购成本,而是2019年5月的时候现货市场是什么价格。毕竟,现货贸易商已经四年不赚钱了,2019年,也该让他们赚点钱了吧。仓单成本之外加上多少利润,才是1905交割的焦点。到那时候,让人家一吨赚1000元钱,不算过分吧?包括上资金利息800元,则每吨价格15000元也只是刚刚合格而已。

  至于1907合约,是一个荒诞的事情。谁见过大减产年份远月合约比近月合约便宜的么?1907居然低于1905,除了保证金过高之外,完全没有其他解释。

  首先说价格。1810合约盘面10800的价格,相当于栖霞一二级混收4.0元的成本价——加上0.15元代办费、加上0.05元短途运输费、加上0.25元仓储费(1810合约有人妄想不入库而交割,是行不通的,当地的习惯是收购之后直接入库),综合成本4.5元。按照30%的不合格率,不合格品卖价2.4元算,仓单成本10800元。

  但是,现在,陕西地区早熟富士70以上的优品订购价都已经超过4.0元。想在山东栖霞以4.0元收购到80以上的一二级果,有无可能性呢?多空双方都可以自己去掂量。

  1810合约最后交易日是10月19日,此时正是新季苹果的收购关键季节,空头要再11月1日之前完成车板或者仓单的备货,这个任务的难度有多大,需要空头去思量。

  11月1日之后,双方进入交割接货阶段,多头接货之后,必须通过接货的复检和入库复检两道关,申请重新注册成标准仓单。此时,考验交割库的时刻才真正来到:标准仓单,你敢在11月初就完成注册吗?

  至于多头接货之后,就不必着急了。入库之后还有半年时间,且看苹果现货价格如何表现吧。

  从交易的角度来讲,其实很简单,一切以帐户的权益、增长或者缩减为核心来判断。你的交易是正确的,还是错误的?

  苹果即将进入1810的交割大战,从八月初交易所处理违规的交割库跟车板交割库的事实证明:无论是多头还是空头任何一方都别指望在交割环节上弄虚作假,因为交易所有三公的原则。

  最近这段时间一些空头在西北积极组织货源,订货,甚至买仓单,但是几家大的冷库给出仓单价至少一万三以上,所以也难为空头了,如果他们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仓单,以亏本的价格抛向810最终被多头接走的话,那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  所以苹果的方向,其实非常明确。用不着怀疑,交易必须要顺势而为,顺应大趋势大方向。(完)